和孙明府怀旧山

编辑:这个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8 19:46:53
编辑 锁定
《和孙明府怀旧山》这首诗是雍陶为了与友人所作思乡之诗相和而创作的一首诗。全诗充满了渴望自由,思念家乡之情,令人产生共鸣之感。
作品名称
和孙明府怀旧山
创作年代
唐朝
作品出处
《万首唐人绝句》
文学体裁
七言绝句
作    者
雍陶

和孙明府怀旧山作品原文

编辑
和孙明府(1)怀旧山
五柳先生(2)本在山,偶然为客落人间。
秋来见月多归思,自起开笼放白鹇(3)[1] 

和孙明府怀旧山注释译文

编辑

和孙明府怀旧山作品注释

(1)明府:唐人称县令为明府。
(2)五柳先生:晋陶潜作《五柳先生传》以自况,遂自号五柳先生。
(3)白鹇:鸟名,似山鸡而白色,产于我国南方。[1] 

和孙明府怀旧山白话译文

五柳先生陶渊明本来就是山村田园的隐士,偶然在世俗生活中做客,为官场所羁绊。
秋天来临的时候看见月亮就会更加思乡,倒不如成全了白鹇,打开鸟笼让它回到家乡。[2] 

和孙明府怀旧山作品鉴赏

编辑

和孙明府怀旧山文学赏析

前两句以著名的隐士和诗人陶渊明比拟孙明府。陶渊明住宅前有五棵柳树,因此自己取了一个别号,叫做五柳先生。他曾经一度出任彭泽县令,因为不习惯于遵守官场礼节,厌倦世俗礼法,很快就辞官归隐了。这两句表面上是写五柳先生的生平境况,实际上作者却只是灵活地运用了陶渊明这个典故,暗指孙某之出任明府,也不过是偶然的事,终究还是会如陶渊明一样,弃官归隐的。
第三句写其见月思归,月挂中天,千里可共,故对月而思异地或家乡的月下亲友,乃是人情之常。作者特地用一个“秋”字点明了创作诗篇时的时间,让人立刻就联想到了中秋节,中秋节是家人团聚的日子,而中秋节的月亮更是代表着一股特殊的感情。古典文学中,月亮已成为一个传统的意象,象征着亲人团聚,家庭团圆,这种意向所代表的感情,在中秋节尤为突出。在前面读过的许多诗中,已经屡见,如“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之类的千古名句,比比皆是,与之相比,这一句乃是平淡无奇的常语,但接以末句,则成为点睛之妙。由于自己思乡,起而开笼放鸟,构思出人意外。这就连平淡无奇的上句也显得非如此写不可了,若不是见月思乡,怎么又能联想到白鹇了,所以说,上句为下句的巧思作下了坚实的铺垫,这一拙一巧,对比鲜明,反差之下,真情流露,更是突出了作者创作的深厚功力。白鹇关在笼中,孤单清冷,作者由自己之思乡,想到白鹇之寂寞。万物皆有归宿,生灵都有真情,既然自己与家人相隔千里,不能团聚,何不成全其他生灵回归故乡呢。这里写孙某对白鹇的同情,为它设身处地着想,事实上却是以物喻人,“放白鹇”这一件小事,却暗含了两层意思,第一层,便是作者对孙某的同情,这一层意思从孙某所作的《怀旧山》诗中可知,从作者创作的意图亦可知,这层意思,在此得到了升华。第二层,便是作者对自己的同情,诗人的眼泪,一半为所写的对象而流,另一半则是为自己而流,作者多年羁旅他乡,思乡之情犹盛,作者又何尝不想做一只白鹇,回到自己的家乡,与亲人团聚呢?[3] 

和孙明府怀旧山名家点评

因思归而起放自鹇,推己及物,蔼然仁言。与“剔开红焰救飞蛾”同一慈惠之思,并见困守尘埃。诈如东坡诗之“常恐樊笼中.摧我蛮鹤襟”也。(俞陛云 评)[4] 
因己思归,知物亦有故乡之思,故放之。此不必实有其事,特装点此语,妙尽思归之情,诗人不妨以无为有矣。(黄生 评)[5] 

和孙明府怀旧山创作背景

编辑
作者的一位姓孙而官居县令的友人,在职期间,怀念故乡,写了一首诗《怀旧山》诗,雍陶便写了这首诗唱和。在这首和诗中,他描写了孙明府自己深感身受官职的拘束,不得自由自在,因此有还乡之思,而由人及物,想到自己所养白鹇,关在笼中,也必然有同感,因此打开笼子,将它放了。[6] 

和孙明府怀旧山作者简介

编辑
雍陶,字国钧,成都人(约公元八四四年前后在世)。工于词赋。少贫,遭中乱后,播越羁旅,有诗云:“贫当多病日,闲过少年时。”大和八年陈宽榜进士及第,一时名辈,咸伟其作。然恃才傲睨,薄于亲党。其舅云安刘钦之下第,归三峡,却寄陶诗云:“山近衡阳虽少雁,水连巴蜀岂无鱼“得诗颇愧赧,遂通向不绝。大中六年,授国子毛诗博士。与贾岛殷尧藩、无可、徐凝章孝标友善,以琴樽诗翰相娱,留长安中。大中末,出刺简州,时名益重,自比谢宣城、柳吴兴,国初诸人书奴耳。宾至,必佯佯挫辱。投贽者少得通。秀才冯道明,时称机捷,因罢举请谒,给阍者曰:“与太守有故。”陶倒屣,及见,呵责曰:“与足下素昧平生,何故之有“冯曰:“诵公诗文,室迩人远,何隔平生“吟陶诗数联,如“立当青草人先见,行近白莲鱼未知。”又“闭门客到常如病,满院花开未是贫。”又“江声秋入峡,雨色夜侵楼“等句。陶多其慕己,厚赠遣之。自负如此。后为雅州刺史,郭外有情尽桥,乃分衿祖别之所。因送客,陶怪之,遂于上立候馆,改名折柳桥,取古乐府《折杨柳》之义。题诗曰“従来只有情难尽,何事呼为情尽桥自此改名为折柳,任它离恨一条条。”甚脍炙当时。竟辞荣,闲居庐岳,养疴傲世,与尘事日冥矣。有《唐志集》五卷,今传。[6] 
参考资料
  • 1.    王士禛.唐人万首绝句选校注.济南:齐鲁书社,1995:第322页
  • 2.    徐天闵.武汉大学百年名典 古今诗选.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13:第484页
  • 3.    管士光.唐诗精选.郑州:大象出版社,2012:第263页
  • 4.    俞陛云.诗境浅说.北京:北京出版社,2003年:第266页
  • 5.    黄生.唐诗评三种.合肥:黄山书社,1995:第374页
  • 6.    林家英,陈志明.中国古典诗歌选注 2.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85:第527页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