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哥

编辑:这个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05 08:19:10
编辑 锁定
传说哥其实就是dota里面的矮人狙击手。传说哥是网上一篇文章中虚构的一个人物,是从广大DOTA玩家中高度概括的一个人物形象,是无数DOTA工作者智慧与力量的结晶和集中体现——从这个意义上说,传说哥不是一个人,他代表着DOTA的最高水平、最高境界和最高荣誉,传说哥是所有DOTAer在自己的无数场比赛中曾经出现的那一幕幕神乎其技的经典镜头的集合,他是一个传说。
中文名
传说哥
外文名
Kardel Sharpeye
其他名称
火枪、矮子
性    别
身    高
1.29m
出    自
dota

目录

传说哥定义

编辑
谁是传说哥
传说哥单名一个“传”字,他说话时总以如下格式发言:
“哥:好了,是时候结束了。我一个人去灭了他们。"
于是,连同他的名字一起,人们会看到的是:
“传:哥:好了,是时候结束了。我一个人去灭了他们。"
这第一个冒号代表说话的意思,和他的名字连在一起,传:哥,也就是传说哥!而后边的冒号才是表示哥要对我们说的话。
传说哥在有文字记载的资料里只出现过一次,那一次他用火枪(矮人狙击手)。传说哥似乎喜欢一个人战斗,或者用他的话说:"我,还有我的秃鹫"。一场比赛在他眼中是一门艺术,他的战斗是一段传说。
传说哥,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哥不在江湖,江湖中却有哥的传说。
传说哥其实就是dota里面的矮人狙击手,又名火枪。这个游戏人物扛着把枪,弹道好射程远,技能相对简单,因此受到了很多dota新手的喜爱。但是由于玩它的新手居多,技术水平普遍不高,加之此英雄腿短跑不快,导致玩它的人经常死成了鬼。所以,传说哥神乎其神的技术和神话般的故事才会被人津津乐道。传说哥是不可逾越的。
传说哥的故事虽然精彩,但是玩家们普遍认为那终究只是个传说而已,就好像镜花水月般的虚幻。但是2009年11月份有个玩家在百度dota吧发表了一张帖子,帖子未过半个月点击率就突破了百万,且一度串上了百度贴吧的首页,各大论坛对它的转帖更达到了上百次。那张帖子对传说哥进行了一种截然相反的解读。由此可见,传说哥的魅力有多大。那张帖子的名称是《火枪自述——超越传说哥的存在》,全文语言幽默诙谐,蕴含哲理引人深思,通过火枪这一个典型的英雄人物将dota游戏里的一些现象刻画得入木三分。如果说传说哥故事里的火枪是超神的,那么那篇文章里的火枪则是超鬼的,但是他们各自缔造了一个传说,一个巅峰的传说和一个低谷的传说。
传说仍在继续,依旧引领风骚。
传说哥的故事
以下转载传说哥的故事原文,具体作者已难以考究,谨在此代表广大DOTAer向作者表示极大的敬意!让我们一起来细细体会这一个不可能的传说。
事情过去了有几个月了.
我依然不能忘记那一次给我的震撼.
凌晨5点我从床上爬了起来.
睡眼朦胧的打开了电脑.
进到游戏平台.
随便点开个主机.
自然的落到天灾第一个位置.
不一会儿就9个人了.
一个id叫"传"的人开口了.
" 哥:6楼跟我换位置.我好抢英雄"
我本是个很随意的人.
见他叫我哥这么礼貌..
我就马上跑去10楼了.
就在同时他换到了6楼.
我略惊了一下.
好快的手速.
游戏开始读秒了.
我习惯性的点了只烟.
我的习惯就是游戏读秒时点一支烟.
当烟刚好抽完..
就是我开始杀戮的时候.
rd模式熟悉的提示音后.
地图左上角站好了一圈英雄.
深深的吸了口烟后.
我开始打量这些英雄.
最后目光落到了狗头身上.
作为一个拥有300+apm的选手.
只控制一个英雄的事情我是从来不做的.
就算选到了诸如虚空等后期.
我也出门必买鸡.
只为了前方操作补兵杀人的同时.
每隔三秒操作小鸡变身一次.
选英雄的提示刚出现.
那个叫传的人就马上选了火枪.
我们方一个人对所有人说了句sb后.
就退出了游戏.
传也马上对所有人打了句.
"哥:继续"
我摇了摇头.
看来是碰到菜鸟了.
不过我从来不惧怕队友的菜.
就算队友再菜而输掉比赛.
我也会杀人杀得很满足.
双方都选好了英雄.
对方拿到了众神.白虎.骷髅王.潮汐.巫妖这样一个还
比较变态的阵容.
我方则是狗头.火枪.恶魔巫师.流浪剑客.
我看了下对方除了巫妖外对方不怎么克我.
心里暗喜.
一场杀戮将要开始了.
我简单的说了句.单上.
便直奔上路.
恶魔站在了中间.
流浪去了下路.
只剩下火枪还在泉水处一动不动.
有人不停在泉水处点光圈.
晃得我头晕.
火枪终于动了.
直奔中路.
我一点他身上装备.
一鞋子一药瓶.
冷笑了一声.
果然是个菜.
恶魔不停的点光圈.
示意火枪换路.
只见火枪把药瓶往恶魔身上一扔.
说了句.
"哥:给你个药瓶我单中.你去下."
恶魔终于不点了.
得到好处的他乖乖去了下路.
我看了看火枪身上的装备.
一双草鞋.
火红火红的..
像当初飘扬在前胸的红领巾.
一声号角后.
开始出兵了.
我一边操作英雄卡兵一边隔三秒变一次小鸡.
这样的操作对我来说只能算是战斗前的小小热身.
一看对方走上来的是白虎加骷髅王.
我心里思量了一下.
杀人是不可能的了.
先安心到6吧.
迫于形势我丢掉了还剩小段的烟头.
认真的开始补兵和操作鸡了.
正在这时.
一声熟悉的first blood音效传来.
紧接着是一声打波克勒.
我心里一惊.
赶紧回家切换了一次小鸡的形态然后将屏幕转到下路
只见火枪头上戴着闪光的双倍光环.
脚踩红草鞋.
双手端握一小钢炮.
在恶魔和流浪的配合下上来就干掉了潮汐和巫妖.
拿下双杀.
然后从容的回去中路.
我心想.
难道我错了?这个火枪并不菜?
奇怪之中我在操作英雄和小鸡的同时.
不停的将屏幕切换去中路观察火枪.
一下子我的状态就进入了apm300+的状态.
只见火枪悠悠晃晃的回去中路.
刚好在下路等到一个两分钟的符.回复.
于是满血的火枪回中路开始跟众神对线.
安心补刀许久的众神见面就挑衅的一个c+g.
火枪立马少了三分之一的血.
不过在这之后我发现众神无论用c还是普通攻击.
总是补不了刀.
被火枪各种正反补.
还总被火枪靠射程和走位不停的点在身上..
四分钟的时候火枪往上路河岸稍微移动了一下.
一瞬间的闪过上路有一个加速神符.
大概只在视野里存在了0.1秒.
我相信除了我.
一般的人都不会注意到.
但我知道火枪注意到了.
因为他直奔符处.
但接下来发生一件奇怪的事情.
他下了河岸并没有去吃符.
而是从河道跑回中路.
众神见他没带符的回来本能的往下路符处奔去.
此时火枪立马回身吃了符就从岸上直奔下河符处.
当火枪奔到下路符处.
众神正站在符点发呆.
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纳闷符去了哪里.
于是被火枪白点了几下.
等他回过神放了一个c+g后.
火枪出了一个爆头.
送了众神回泉水..
5分钟.火枪已经杀了3个人.
我看了看红血的火枪.
心想他应该要回家了吧.
不过我发现.
我再次错了
火枪走到下路.
打出了一句话.
"哥:恶魔.我刚才借你的药瓶可以还我了."
我猛惊.
好有霸气的话.
而此时家中的鸡刚好被切换到屠夫形态.
突然一阵幻觉.
我似乎看到那个小屠夫身揣一黑黄.
一瞬间长大了许多倍..
吃过药瓶后的火枪又生龙活虎了.
众神一个tp过来.
发现满血的火枪.
打出了一个问号.
似乎在奇怪自己坐飞机回泉水再tp回来.
怎么火枪回泉水补血又来的速度比他还快.
我时刻关注着中路.
数次火枪有杀掉众神的机会.
但他总是很自然的走小兵那里卡一下.
或者本来最后点一下众神就死的.
偏偏那一下要点到小兵身上.
我知道.
他在蓄力.
高手的杀人不是杀人.
是一门艺术.
一个正常的火枪可以靠大抢人头.
可以靠人品爆头爆死对方.
但这些太平常了.
杀人真正的享受是方法.
这样的杀人每次都会给你不一样的美妙.
就像初恋.
就像分解尸体那一刀刀划过肌肤的美感.
我知道这个火枪不是想杀众神.
他是要吓众神.
吓到他看到火枪本能的就想逃跑.就想到死亡.
果然.
补给品消耗完后.
众神回了家.
而这次他没有再去中路.
而是跑到了上路.
白虎被换去了中.
众神走上来.
我刚好7级.
被火枪精神压迫到内分泌失调的众神.
补个刀都战战兢兢的.
我心想我的机会来了便毫不客气的冲了上去.
熟练的网杀.
就算旁边有骷髅王助阵.
众神也难逃一死.
不过在两人的纠缠下.
我的主身黑血了.
整场比赛我第一次没有在三秒准时的时候操作小鸡.
而是迅速拉着主身走开.
迅速的点了一下骷髅后.
发现他没魔扔出第二个锤子.
我便用黑血的主身回身勾引他.
每次都要靠近他射程的时候我又拉开.
往返几次骷髅发现自己要没血了.
可这时他也跑不了了.
一个网加忽悠.
骷髅也回了家..
哥:狗头操作不错."
屏幕上出现了这么一行字.
看到那个礼貌的哥字就知道是火枪打的.
我也礼貌的回了句谢谢.
接着屏幕上又出现了一行字.
"哥:回去把我的飞鞋卷轴带来."
我本是个随意的人.
但不是随意被人招呼的人.
然后他这一个要求我完全无法拒绝.
那一刻.
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笼罩在了他的霸气之下.
那胡须.
那钢炮.
那蓝色的披风.
优雅的小碎步.
如梦如幻.
我甘愿沉醉..
于是我主身带着买好的装备和火枪飞鞋的卷轴去了中路.
"哥:给我一个药瓶."
我再次沉醉了.
一下子点了两个药瓶在他身上.
屏幕上出现一行字.
"哥:sb"
太霸气了.
连骂我sb都要带尊称.
为了给他更多的经验.
我拉了主身去打野.
偶尔杀杀人.
双方你来我往.
过得异常平静.
只是再也不见火枪杀人.
他就一个人在中间静静补刀.
来一个人就把他搞成红血立马在眼前消失.
也不再多说一句话.
而由于人数的优势.
我们的恶魔和流浪比较凄惨.
数次被多人围歼.
15分钟整.
我刚好到了11级.
身上刚好假腿加跳刀.
我知道我已经走上了自己的超神之路.
也不再管家里的小鸡了.
安心操作自己的几条狗.
不出跳刀的狗.
顶多是条哈巴狗.
出跳而先跳再忽悠的狗.
也最多算条狼狗.
而只有先忽悠再跳再无限网的狗.
才能称之为狗中之王.
而我.
就是那么一条狗.
啊.不.
我就是操作的那么一条狗.
跳刀之后我开始各种杀戮.
F+跳+网.
对方只要少于两人就只有一个字.死.
而在我打开局面的同时.
火枪也身揣飞鞋三路刷钱.
等到快25分钟的时候.
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对所有人说的字.
"哥:我出山了"
全场所有英雄都停止了自己手中的动作.
关注火枪所谓的出山是怎么样一个情况.
而只有我在操作英雄的同时.
注意到了另外一个细节..
家里的小鸡整三秒被切换形态.
我彻底震惊了.
难道是火枪在操作?
而这时我才发现我永远跟不上他的想法.
原来他自己也早在不知不觉间合了一只秃鹫.
不停的围着泉水在绕圈飞.
时而加速.
时而开无敌.
就像南飞的大雁.
程序化的变换队形.
时而排成S.
时而排成B.
火枪拿好装备的第一时间.
我立马对所有人打出了意味很深的一排句点.
紧接着是流浪和恶魔.
都同样打出了一排句点.
对方明显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纷纷在问怎么了怎么了.
而数秒后.
当火枪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们也都纷纷打出了一排排句点.
只见火枪除了飞鞋外.
剩余5个格子都被放好了装备..
是什么装备?
是什么装备??
是什么装备???
那一刻.
我被他格子里全红的装备深深的刺入心底.
就像阳光洒下.
我全身温暖.
那样的感觉值得一辈子怀念.
除了一件红色的飞鞋外.
那剩余的格子里被整齐的放上了5个极限法球..
火红火红的.
圆圆的恰如骄人芳心.
在那一刻光芒四射.
巫妖也受不了了.
骂了一句.
"别tm 装比好么."
火枪也礼貌的回了一句.
"哥:你完了.谢谢."
话音刚落.
火枪就消失在近卫众人的视野中.
除了被吓得瑟瑟发抖的众神外.
其余的人都提高了警惕.
不一会儿.
一个神奇的身影出现在了巫妖背后.
是吃了隐身符的火枪!
点了几下.
巫妖缓过神来.
扔下几堆冰就想跑.
可他怎么跑得过.
火枪的狙击早已瞄准了他.
巫妖眼见逃命无望.
也不再操作.
站在那里等死.
可狙击并没发出那一枚致命的火炮.
只见他s掉了自己的大招.
从容不迫的走近巫妖.
依靠普通攻击几下点死了巫妖.
然后又从容的飞走了.
留下了冤死的巫妖亡魂在那里内牛满面.
"哥:=3="
火枪挑衅的对巫妖打出了一个嘟嘴的表情.
前面还不忘加一个礼貌的尊称.
我彻底臣服于这样一个有技术外带礼貌的大神了.
而此时.
我发现家里多了一只秃鹫开始盘旋.
果然.
对于高手来讲杀人是一门艺术.
这个叫传的火枪..
难道就是杀一人而变一只秃鹫么?
本来如果我是近卫的话早就退出游戏了.
面对这样的大神.
死不是最痛苦的.
是欲死不能.
而脱离这样的痛苦.
最好的方法就是赶紧退出游戏.
然而近卫众人也刚毅的坚挺着.
彷佛那些最牛的钉子户.
守着那一棵远古古树.
任凭你用三千万城管.
老子也宁死不屈.
几下之后.
火枪已经god like了.
而家里已经有7只秃鹫盘旋了.
依次的开无敌.开加速.
只那一个.
他就超越了神..
而此时我才骂死特克勒.
我心里原始的不服突然出现.
老子不能让你比我先超神.
于是我四处寻觅杀机.
终于被我在近卫野区寻得独身的巫妖.
几下操作之后巫妖被我网住.
而我也被他的大打得蛋疼.
不过虽然我疼..
我给予他的却是死路一条.
打了几下后忽悠cd又好.
我知道.
那1点几秒后.
巫妖将葬身于此..
而我也将god like..
离超神仅一步之遥..
然而此时.
巫妖身上亮起了一个红点.
是火枪的大!
他想抢人头!
我赶紧第一时间分别操作4只狗s掉自己的忽悠.
就等火枪一炮打过来.再杀掉巫妖.
然而火枪的确非等闲之辈.
也跟着s掉了自己的大招.
于是我赶紧忽悠.
然而这次我终于慌了..
我竟然被自己的队友搞慌了.
在我忽悠完主身之后.
我分身竟然被我拉着乱跑了一下.
然而就是那停顿的一下.
我主身忽悠出.
还不等分身忽悠.
火枪的大果断打到了巫妖身上..
活力shit..
我还是没能阻止他超神.
对于我这种低调却又自信膨胀的人.
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想得到的东西却被别人拿去..
为什么?
为什么?
我不停反问自己.
那一刻.
是我dota以来唯一没有操作的几秒.
我感觉天旋地转.
难道我终究不能成为神?
而就是这几秒.
近卫其他的人赶来杀了我.
而我却没有一丝的反抗..
"哥:?"
火枪打出了一个问号.
我看着屏幕上这一行构造奇怪的字和标点.
心里暗骂.
你个sb.
叫人家哥后面是接冒号的吗?
小学没学过语文?
不过毕竟我也是内心强大的.
我再次振作起来.
超神.
死了从头再来.
于是我又在近卫野区寻觅杀机.
又是巫妖.
重复的画面再次出现.
果然再我准备第二次忽悠的时候.
巫妖身上亮起了红点.
靠.火枪又来了.
这次我没有s.
而果然.
火枪打出炮的时候.
巫妖刚好被我忽悠死.
火枪的一个大打在了空气里.
"哥:不错.你很有潜力."
我也沉浸于自己成功的博弈.
我问了句.
火枪你准备出什么.
火枪回了句.
你不会点我小鸟看啊.
我一看.
每只小鸟身上各有一件物品.
有回5指环.
甚至还有神秘法杖.
我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这些东西部都是可以跟极限法球合成物品的!
果然.
回家后的火枪刚好用身上的5个极限法球分别合成了
冰眼.分身斧.林肯和羊刀.
"哥:好了.是时候结束了.我一个人去灭了他们."
于是我们三个就把英雄放回了家里.
看火枪一个人的表演.
我问了句.
还有个格子不放东西?
他只淡淡答了句.
你会明白的.
接着他对所有人打出了.
"哥:我推中了.守好."
只见对方5人都积聚在中间.
都屏住了呼吸.
等待最后决战的到来.
"你真一个人去?"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哥:不.我还有我的秃鹫."
话语刚落.
黑压压的一片.
飞到了他的身后.
我点了一只秃鹫.
以为会有红帐之类的东西在身上.
然而没有.
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不禁开始纳闷了..
霸气的蓝色披风.
一排排凶狠的秃鹫.
他们即将南下.
我不知道这些秃鹫会不会一会儿排成S.
一会儿排成B.
我只知道这一战之后.
一切都将成为传说.
传说?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而此时.
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
传(矮人火枪手):哥:我走了
我终于恍然大悟.
冒号代表说话的意思.
火枪每次打个哥字.
跟他id连在一起.
就是传:哥.
也就是传说哥!!!!!
而后面个冒号才是表示要对我们说的话.
我终于明白了.
他真的是个神.
他是上帝化身给我带来这一次的表演.
明白了一切的我安然点了一支烟.
欣赏他最后杀戮的艺术.
中路对方两塔之前就被我们破掉.
近卫五人或许被气势压得太厉害.
竟不敢出门与传说哥一战.
龟在高地.
我心里暗笑.
等死.
终于到达近卫高地下.
传说哥分身斧一开.
用一个分身直奔高地.
近卫众人真是被气势吓得心理扭曲.
竟然一瞬间该锤子的锤.
该流星的流星.
该大的大.
技能一下子全对着一个分身放完了..
这时只见传说哥拉着另外一个分身轻松上了高地.
在海量小兵的和投石车的帮助下很快拆掉了高地塔.
而这时近卫第二轮技能cd都差不多了.
正在我为传说哥捏一把汗的时候.
天上飞来黑压压一片秃鹫.
完全挡住了近卫的视野.
与此同时.
所有秃鹫全开无敌.
煞是好看.
近卫众人无可奈何.
再次退后一步.
秃鹫无敌之后.
近卫众人都发了疯的全部去点秃鹫去了.
全然不顾悠然打着建筑的传说哥.
等近卫众人回过神来.
中路高地已经一片平地.
而所有人都没注意到一个细节.
只有apm300+的我.
就算没操作英雄也要乱点的我.
注意到了.
那就是传说哥身上没有装备的那栏格子多出了99个真
眼.
在夷为平地的中路高地.
传说哥奋力的插着眼.
全然不顾各种技能招呼自己.
终于在所有眼都插完后.
他倒下了.
对方纷纷骂他装比之类的.
只见传说哥从容回到.
" 哥:哥虽死了.传说还在.再会."
话罢他就退出了游戏.
而这时.
死掉的一只秃鹫身上掉出一个真眼.
白虎捡起顺势插了下去.
"我们输了."众神说.
"gg"白虎平静的打到.
"心服口服."潮汐很无奈.
"如果看到他.记得告诉他我真的不恨他."巫妖也折服了.
"再见."骷髅王刚打完就离开了游戏.
我知道.
白虎插下真眼的一瞬间.
他们会看到用真眼摆出的"传说哥"三个字.
笔走龙蛇的草书.
在近卫高地熠熠生辉.
我知道.
那一刻.
他们真的被折服了.
就像黑夜突然被太阳照亮一样.
或许他们也知道怎么去寻找自己的光明了.
而我.
一个男儿.
在那一刻流泪了.
不是伤心.
而是阳光太过刺眼.
传说哥的故事2
一个凉爽的下午..午睡醒来的我..在大脑还没清醒之前..已经缓缓坐到了电脑面前.
默默点染一支香烟..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
打开VS..糊里糊涂的进入了一个频道..很随意的点了一个主机..
天灾方1号位..不可否认..确实可以比别人先拿到心仪的英雄..
一个传说中的ID突然闯进了我的视野..那个ID..名为:chuan
我的心.突然被触动了..这..难道真是传说哥么...?
下意识的..我换到了天灾2号位..ID名为chuan的瞬间到了1号位.
而且说了一句,哥:谢了...
此人必是传说哥无疑...能在一瞬间做完这些事..手速可以见一斑..
我回到:不客气...继续抽着我手中的香烟..
紧接着..陆续进来的人也让我感到这个世界太渺小了...
天灾3号位ID:bixuge
天灾4号位ID:hebige
5号位的ID很普通...普通到看过了就会忘记:gebjs
主机读秒..5.4.3.2.1.0..顺便丢了一句:秒退一时爽.全家火葬场.
我笑了...
-RD模式后..开始选英雄..
我扫了一眼..发现了火枪..看来这一局又是传说哥的表演赛了..
由于传说哥在场..我没有任何压力..又懒散的点燃一支烟...并搜索着我想要的英雄..
在传说哥拿了火枪之后..我们陆续拿的是..我:小鹿...bixuge:众神...hebige:火女..gebjs:月女..
这个组合GANK还不错..后期有点小压力..但是传说哥在..我还是比较安心..
近卫则是恶魔巫师..潮汐..牛..幻刺..死灵飞龙...
这个阵容有点棘手啊...我心里默默想到....
传说哥一如既往草鞋+血瓶..直接奔中单...而我则去了下F处等F...
bixuge众神单上....hebige与gebjs在下路...合理的分配....感觉不错...
等待总是很漫长的..在0秒的时候..对面的人依旧没有在下F处露脸...
而F..却是刷在了下路..双倍攻击神符...
我相信..传说哥发现了双倍F..但是他没有向我这边靠拢...
而是挡住了后面的兵...
我会心一笑..看来FB会出现在中路..
兵线到达中路二塔的时候..
我果断的拿了双倍攻击神符..
奔向了一塔里面的小树林...
等待着猎物上钩...
传说哥顺利的把兵线压在了一塔周围...
对面的恶魔巫师上坡了...
就是现在...我没做任何停留..冲了出去..
先手A了恶魔巫师一下..
在恶魔巫师准备回身后撤的时候...
传说哥的照明弹丢了出去.
不愧是传说哥..思路好明朗...
我的C也丢到了恶魔巫师身上...
双减速后..恶魔巫师在很短的时间内被A的残血了..
他回头..晕了我一下...
我心道:传说哥拿的FB了..
就在这时候..耳机里传来First Blood....
却是我们队友众神被杀死了....
然后屏幕显示幻影刺客杀掉了众神..助攻潮汐....
然后是恶魔巫师被传说哥杀死...
我:....?
bixuge:必须的....
1血丢的好像很应该的样子......?
bixuge:必须的....
.......
这人....难道是传说中的......
必须哥...我脑中闪过这一号人物....
真郁闷..居然在这里遇见...
突然又联想到什么...看看4号位的ID....
何必哥...苦恼...今天牛鬼蛇神都在一起了...??
没时间多想...我奔向了上路野区....默默的做着刷野这个有前途的事..
大约又过了一分钟...众神又被杀掉了....
我没在多说...免得又换来一句必须....这话很恼人...
刷野枯燥..但是可以腾出时间来看传说哥的操作..
这点还是很不错的.....这样想...但是中路没有了传说哥的身影....
......人呢...?看了看小地图...传说哥已经在往下路赶去....看来是寂寞了...
中路双方无人...(事后才知道恶魔巫师被传说哥点回去了)
传说哥在下路的时候...gebjs的白虎放出了一箭....命中...!
这个白虎不错..我心里默默的想...
被命中的是死灵飞龙.....hebige的火女也冲了上去...晕了死灵飞龙...
传说哥在白虎命中的时候..已经射出了3枪...火女的光击阵打到死灵龙残血..
被传说哥一个爆头结束了生命...
好样的..不愧是传说哥...
心中赞赏到...
传说哥又回到了中路..默默的补刀...
中路近卫的人..
中MISS...我刚想打字告诉大家的时候.
发现已经迟了...恶魔巫师与复活的死灵飞龙...以及旱地神牛...
已经在下路与火女月女交上手了...
牛的沟..虽然没有完全挡住他们的去路..但是为恶魔巫师赢得了时间...
恶魔巫师晕..晕到了火女..死灵龙的减速也上到了火女身上....
就在我认为火女必死的时候..月女的箭..又一次命中...这次是神牛..
而且火女没有跑...光击阵..龙破斩....神牛化作一道青烟...
奇迹没有再次出现.火女被杀掉了...
屏幕中..hebige所有人:何必.......
神牛:......
bixuge:必须的.....
心中咒骂道:队友死了你也必须....
时间一分一秒..看似不经意间..10分钟已经过去了...
传说哥除了草鞋..2只J..什么都没有了....
bixuge的魔瓶...好像还是魔瓶0.0....
hebige魔瓶草鞋..1张TP..一个能量之球...
gebjs白虎1把秘银锤...一个草鞋..1个系带...
中途没什么大的摩擦..只不过换到中路来的死灵龙在传说哥手上悲剧了..
我出了个先锋盾..草鞋.咱技术不好..但撤后退的事不做..能抗点.少死点..
也算对得住和传说哥一起打一局了...对面的GANK组合明显没我们强力..
一直都猥琐在塔后打钱..但是我们这边..好像就白虎有要出击的意思..(买了2组眼)
白虎奔向了上路...我也尾随其后..
必须哥看见我们来..转身回家....
..?他不配合杀人么...?
我问道:不配合杀下么..?
bixuge:不用..线让你了..好好打钱...别谢哥..这是必须...!
................我尴尬了...难道他不觉得尴尬么...!!
走神的时候..白虎好像已经动手了...
潮汐头上飘着被眩晕独有的图像...
我冲了上去...开推进A潮汐...
潮汐眩晕完之后...我C了潮汐一下....
潮汐果断开大...gebjs在潮汐举手的瞬间跳开了..!!
操作不错...潮汐没见月女..回头甩了我一波浪...
白虎从树林阴暗处绕出来..一个流星..一A..解决了潮汐...然后火速飞向下路..
向下路河道奔去....
白虎飞奔至河道..在下路河道F处高地上放了一个眼..然后转身饶到顺林..
在临近对面中路2塔最近的野区高地放了一个眼...
赫然...下面得高地出现了一个刺眼的红点...
幻刺正在那里刷野...白虎依旧站在放眼的位置..等待着....
仿佛一个老猎人等待猎物一样...在野怪快要倒下的一瞬间..
穿云箭直逼幻刺...
命中...漂亮....
白虎跳过去..流星...TP回家.....
一系列动作没有一丝多余...
对面幻刺所有人:白虎..MH...?这么高端....
白虎:不解释...
这哥...???!!!!
联想一下ID....赫然发现:哥..不解释....
又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
今天这是什么日子...!!
白虎,回家后买了一个魔瓶,这架势是要将GANK进行到底了。
传说哥出装备了,5把短棍,家中已经有3只秃鹫。
众神魔瓶,鞋子,外带一把标枪,我觉得已经没什么好奇怪的了,必须哥嘛。
倒是何必哥的火女,不与别人交火,见了兵就是T+D,刷钱刷的热乎。
gebjs:小鹿,跟我一起去对面转转.
没多想,不解释哥叫我去,绝对是有他的道理。
在上F往河道处奔跑的途中,遭遇了恶魔巫师与潮汐。
恶魔巫师上前晕我,潮汐过来波浪,恶魔开大,我瞬间残血。
开起加血,准备落跑的时候,不解释哥的箭,命中了恶魔,我回身推进。
恶魔血见底时,没见不解释哥流星,而是看他贴近潮汐,A潮汐了。
在我结果了恶魔之后,潮汐已经离我有点距离了,跟上C了一个,潮汐大招。
白虎又一次在潮汐起手动作时跳开了,然后又贴近A,流星落下,潮汐残血。
就在这时候,天空中突然飘下一个闪电,杀掉了潮汐。
异样的沉默半天,思量了一下,还是我打破了这样的沉默:明显要死了你还开大抢人头。
bixuge:必须的
2分钟过后,对面的人开始集中了,这架势好像是要中推了。
传说哥在中路1塔站定,手中小钢炮抗在肩头,蓝色披风一抖一抖。
传说哥的草鞋已经变成了飞鞋,另外就是那5把短棍。
何必哥的火女也逐渐向中路靠拢,看来团战大家还是乐意来的。
众神必须哥在上路,顺道提一句:1塔丢了,必须哥在2塔附近猥琐着。
gebjs白虎在对面野区树林处,这难道是想打包抄。
我从我们野区出来,和大家汇合。
对面牛已经死憋出一把跳刀了,可以说算第一威胁,
幻刺假腿坚韧球阔剑了,可以看出他并不想推,连狂战都没嘛。
恶魔巫师和潮汐站位比较靠前,一对难兄难弟。
死灵龙!在野区打掉他不少小弟,在看他的装备,假腿梅肯秘银锤一把。
看来有小弟刷钱果然不是一般的快。
双方兵线在靠近天灾方相遇,首先动的是传说哥,站在临近1塔靠树林的位置,向兵线靠河道处丢了个照明弹。
突然,火女出现了施法动作,原地多了一个人,是被晕住的人,旱地神牛!
神级意识,白虎的箭也射中了神牛,神牛跳过来的瞬间没有大出来,被秒杀之,火女拿下。
hebige所有人:何必呢。
后面冲上来的恶魔巫师晕到了火女,火枪也在一枪枪点射恶魔巫师,火女眩晕完大招恶魔,传说哥爆头杀之。
hebige所有人:这又是何必呢。
潮汐和幻刺死灵龙等人退却。
第一次团战,我方战斗人员无损伤。
而我,却为何必哥的那意识感到惊叹,如果没晕倒,可能是我们被团。
哦不,是我被杀掉。
又是比赛的和谐时间,双方都在打钱,准备战斗中期了。
传说哥一直三路打钱,其实我觉得更应该注意的是何必哥和不解释哥的意识。
必须哥嘛,学学装装也好。
传说哥遭遇了幻刺,这时候的幻刺狂战初成,打钱的大好阶段。
估计幻刺是瞧不起火枪,直接减速+闪烁,过来硬A,传说哥小跑一段,拉开距离,
以射程优势还击,幻刺被A到半血的时候,又是减速+闪烁,传说哥绕进树林,回身继续A,幻刺也转身进了一个无视野的树林。
就在我以为幻刺要跑掉的时候,天空中飞来2只秃鹫,一直飞向传说哥,传说哥将其中一柄短棍丢入秃鹫内,合成了一把隐刀,另一支开着无敌与加速飞向了幻刺遁走之地,
传说哥隐身以最快速度,架起阻击。
天空中又飘下一道闪电,可惜这次幻刺没死,传说哥枪出膛,结果了幻刺。
chuan所有人:哥:我想杀的.你拿不去.
bixuge所有人:必须的.
5只秃鹫.传说哥依旧是十步杀一人.马上就变鸟。
必须哥2把标枪,一双草鞋,一个魔瓶,其实我已经觉得很庆幸了,他没去送。
顺道提一下,小弟飞鞋先锋盾极限法球一个。
何必哥,4把欢欣之刃,一个秘法,一双草鞋,等等,何必哥不是火女么,我又奇怪了。
gebjs,三把锤子,一个草鞋,一个瓶子,TP一张。还算比较正常。
个人还是安心打个人的..我知道这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估计是想等装备起来一次性一波掉吧。
gebjs倒是个列外,一下不去对面转转就不习惯的样子。买了N组眼。封了对面不少野。
估计幻刺还在哪个角落猥琐顺便骂娘。
地图角落处有一个红点闪过。仅仅是一瞬间不见了。
白虎的箭离弦,这一箭,射中了恶魔巫师。但是后方还有旱地神牛,白虎遁走之。
恶魔巫师所有人:没MH.您的箭神了.
gebjs所有人:不解释.
其实我也觉得gebjs的箭有点诡异.但是我还是相信不解释哥的箭是神准的.
与此同时,传说哥与幻刺又遭遇了.
传说哥身上1把隐刀,1根紫怨,1个飞鞋,1柄跳刀.
幻刺1把狂战,假腿,支配,夜叉.不可置否,幻刺狂战后打钱的速度快很多.
传说哥的先手,以自己为圆心丢了一个照明弹,接着先手A幻刺.
幻刺还是减速+闪烁,传说哥总以与幻刺微弱的间隙时A幻刺.这种操作让我赏心悦目.
现在我的,正在与必须哥一起被刚才的恶魔巫师神牛追杀中,不过后面了个死灵龙.
在我到达安全区域的时候.画面切换至传说哥,这时候.传说哥已经只剩下400血左右,幻刺也只剩下500多点点.
幻刺镖了传说哥一下,在我心中预计要闪烁的时候,5只开了无敌的秃鹫,遮住了传说哥.
只是一瞬间,幻刺被A了一下准备后撤,秃鹫的停留时间很短,仿佛只是为了送东西过来.
传说哥在一次暴露在众人的视野中.幻刺闪烁.
400血的传说哥,能挡住幻刺一刀么..?
传说哥告诉大家,能..!
幻刺传送在传说哥身旁准备出刀了,电光火石之间,幻刺的刀收回了...?
传说哥被一团绿色的气体包围着.并且开启了阻击.
幻刺300血.显然是挡不住这一阻击.回去感受近卫温泉的温暖了.
在看传说哥身上的装备.解开了我的疑问...
第5格.赫然是一根幽冥法杖..!
传说哥居然是在幻刺闪烁的出刀前的一瞬间.用幽冥法杖化解了那致命的一刀.
传说哥没做任何停留,隐刀.向最面跑去.与此同时,赶来的潮汐向刚才传说哥的位置放了一个粉.无功而返.
走位.意识.操作.针对性出装.传说哥又给我上了一课
传说哥飞回血池。出了一个推推棒。
这时候。我终于发现。5个短棍。全部用上了。
传说哥紫怨推推棒隐刀跳刀飞鞋。飞奔至神秘商店。买了一个圣者遗物。
火女散失分身斧A仗草鞋秘法。这个出装路线就有点......
宙斯三把标枪,必须哥想干什么,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这是必须的
白虎的装备比较正统一点。暗灭飞鞋BKB。极限法球。
在此期间,宙斯悲剧了两次,何必哥杀了一个人。白虎在线上混。
对面的人估计也是相当郁闷。
火枪奔向下路。接触到了恶魔巫师与神牛。依靠强悍的操作,在两人夹击下点到恶魔巫师残血。
恶魔巫师遁走。神牛丢了一沟封路。
传说哥跳刀过沟。推推棒向前。隐刀,走两步,阻击架起。
估计在恶魔巫师庆幸自己逃生之余怎么也没想到,火枪的阻击已经对准了他。
就在准备上高地的途中,恶魔巫师死了。
经典的跳到推推棒开视野流。
家中..又多了一只秃鹫......
时间不知不觉中过去了45分钟..
而天灾众人仿佛都很有耐心一样,没有想过早结束战局.
我也一样,对于我来说.这是欣赏,也是学习.
近卫的众人却是按耐不住.又一次中集中.
chuan盟友:哥:来了.等好久了..
hebige盟友:何必..
bixuge盟友:那是必须的,人家妈妈喊吃饭了.
中路2塔集中.传说哥站的是2塔旁野区高地处.优良的战斗位置.
我则是塔后..众神站塔前..
火女和白虎在神秘商店靠天灾的坡下..
首先动的依旧是传说哥.照明弹..直接扼杀了神牛跳刀的想法..
潮汐和恶魔巫师是从1塔旁树林里冲出来的...死灵龙上野区坡遇见了传说哥.
而我.推进击中了冲在最前面的潮汐..
白虎的箭...又一次从我眼前掠过..这一次.是射中了站在最后面伺机而动的幻刺.
对面的主力DPS被晕..直接丢了个T..晕住神牛..潮汐抬手大招..这一次没有幸免..
必须哥何必哥不解释哥与我.全中..
传说哥却已经在对残血的死灵龙做最后一击了...
干掉死灵龙后..传说中下了坡.从1塔处向我们这边靠拢..
神牛的沟壑与大..干掉了我和必须哥...
我怨到:为什么你不丢技能只在那A...
bixuge:必须的....
火女的D+大招配合白虎流星..干掉了潮汐...恶魔巫师发现了身后的传说哥...
而传说哥.不紧不慢的对恶魔上了紫怨..然后远距离点恶魔...
幻刺已经快A死火女的时候...火女回身T..幻影..散失...后撤...
一系列动作后...火女又一次回身开始A幻刺....
让我不禁想起一句话:他日火女出蝴蝶..敢笑虚空不后期..
火女的攻击速度因为施法关系..加快了很多..恶魔巫师被传说哥干掉后..
幻刺和神牛已经呈现出被包围状态..
神牛跳上了2塔那边的坡..幻刺也移动
过去..闪烁..与神牛一起跑路...
白虎的箭...又一次离弦...方向是天灾1塔左侧的下坡路口..命中神牛...
传说哥隐身追赶幻刺...几乎是同一时间.传说哥和白虎解决掉了神牛和幻刺..
团灭......家中又多了一只秃鹫...
所有人中又飘出何必哥的:何必....
恶魔巫师所有人:装什么啊..我擦..
bixuge所有人:必须的..资本...
潮汐所有人:ATM也有资格说话...
bixuge所有人:必须的..
9只了..传说哥的秃鹫已经达到9只了.
盘旋在血池周围..传说哥的秃鹫中还有各种物品..
幽冥法杖...眼...风杖...羊刀....
虽然说现在的秃鹫不能使用物品..
但是以传说哥的操作还是可以运用自如吧..
火女散失.幻影斧.A仗.飞鞋.秘法..与此同时.我注意到..
火女也买了一根幽冥法杖...
白虎是暗灭飞鞋BKB林肯了..
必须哥的众神..我不得不说...金箍棒.!碎骨锤.!假腿...?
这就有点让人不好接受了..
而且必须哥好像打算出去杀人的样子..0.0
白虎..出门了...
后面.紧跟着就是必须哥....
2人直接奔河道...
白虎的眼让地图上很多路线都变的通透..
所以在天灾野区..白虎的箭出手了...
目标..是打远古野的潮汐....
众神小跑..依旧是乱A..什么都没做...
白虎也是跳过来A...
但是我发现...潮汐...好像晕一直没好..?
难道传说中的必须哥人品爆发了..碎骨锤下下带晕..?
这也太让人不能接受了...
潮汐头上晕终于好了...不过他已经没多少血了...
潮汐抬手欲大...众神在打出前的一瞬间...砸了他一个闪电..让他的大在第一时间没有开出.
是巧合么..?
我越看越不懂了....没多想..在众神打出闪电的时候.
白虎的流星落下了....
潮汐..还是如愿以偿的开大往回跑...
这一次..必须哥眩晕好了之后.直接大招..结果了潮汐...
bixuge所有人:哥必须杀你...哥原谅你的无知....
这头..火女与我正在与神牛+恶魔巫师双晕激战..
神牛的大招.已经使用了..然后我的加血..瞬间让我们血又恢复满值..
恶魔巫师晕火女..把我羊了..神牛沟壑..恶魔巫师大招..
我已经残血..没有办法..选择了退却...
然而火女..却并没有退却的意思..
果断幻影斧..D向前方...攻击速度骤然变快...
恶魔与神牛暂且退后....
神牛火女直追...神牛沟壑CD完..转身一沟..
恶魔巫师贴上...眩晕的起手式已起..
就在这个时候...
一阵闪烁的光芒...
传说哥闪烁到火女旁边...
推推棒火女.....恶魔巫师的晕击空...
传说哥紫苑神牛...火女T住了恶魔巫师...
2人强A掉恶魔..火女人头...
火女散失住神牛..传说哥却是隐刀绕到神牛身后..神牛又向火女方向沟壑..
回身跑的时候..却发现了身后突然出现的火枪...
神牛2技能..火枪却用高速避开了...
接下来.注定是神牛的悲剧...
而传说哥..已经超越神般的杀戮...
秃鹫...10只了...
hebige所有人:何必呢...
chuan盟友:哥:该结束了...
hebige盟友:何必...
bixuge盟友:必须的...
gebjs没有做任何发言..只是在中间2塔处打了个点....
人..已经集结完毕....
每个人都是以自己最有利的位置向前压线..
这一次..估计也是最后一次团了...
心中默默想到..虽然有些不舍..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到了中路2塔..传说哥没做多想..照明弹出手....
火女幻影后...本尊却绕到了近卫中塔树林处....
白虎..则是在树林与高塔2点放上了真视..并游到了近卫中路与下路的之间的小道中...
对面的人..没有集结..看来是在等待机会...打一次我们一次团...
必须哥的众神..直接大了..在对方没有任何人的情况下..照清了对方的位置..
幻刺...靠近下路2塔野点...已经在回来的路上...
神牛...靠近中路高地塔右边...潮汐...左边...
恶魔巫师..温泉中....
近卫中二塔..已经没多少血了
中路的人开了一个建筑F...
暂时拖住了我们前进的步伐...
突然间..神牛跳了出来..大招...
也就在神牛出来的一瞬间..
火枪跳到了近卫2塔左边的高地上...
躲开了神牛的跳刀....
神牛向火枪方向沟壑....
没沟中..又一次....推推棒避开了....
这一次推得位置...是从坡上推到坡下...直接越过2塔....
然而火枪却没有多做停留...紫怨住了后面来的潮汐...
好操作...骗牛大招....控制后援控制..
白虎的箭...在这个时候...不偏不倚的射中了高塔上的恶魔巫师...
众人..火女T晕到神牛...
2秒的时间内.....潮汐倒地了....
传说哥被幻刺的减速限制了...
天空急速飞来10只无敌的秃鹫...
全部挡在了火枪头上..
幻刺闪烁不到火枪...目标对准了比较脆皮的火女...
火女的晕还在CD..这样幻刺过去可能瞬间就可以斩杀掉他..
何必哥危险了.....
何必哥好像一点都没有危机感....
绿杖...!!!!
这传说中被遗忘的神器...又一次展现了他对DPS的威胁...
何必哥处于一团绿色气体包围中....
大招幻刺...幻刺半血...向后退去...火女紧接着D了幻刺...
幻刺余下的血又去4分之1...
火枪的阻击也打在了幻刺身上....
神牛的沟壑...挡住了火女追击的路线...
后面的恶魔...也在同一时间晕到了白虎.......
只是一瞬间...我发现传说哥身上的装备已经换了..羊住了从下路绕来的死灵龙...
吹起了神牛.....
幻刺...已经闪烁到了恶魔身后..传说哥跳到至........
红仗+爆头...结果了幻刺...对面潮汐买活了....
赶出来大招....传说哥被潮汐大到...又被恶魔羊了...潮汐波浪打到传说哥身上...
恶魔大招也跟了上去..
传说哥残血了....
白虎的箭...又一次命中了潮汐....
羊好之后的传说哥..没做任何停留...把自己推下高地....
黑血了...
后面的人...神牛的沟..起手式还没起..被众神闪电打断..
火女晕上....
传说哥跳刀CD完毕....
跳入了树林...
后面的又猥琐至高塔后....传说哥新买的秃鹫...带来了2个血瓶...
嗑罐子后...继续前进....
十一只鸟...挡住了高地前面的视野..同时..也开阔高地上的视野...
死灵龙的装备....暗灭梅肯假腿振奋.....
在我看来...已经很难解决了...
离幻刺的复活时间还有40多秒...
传说哥又是照明弹起...
火女跳上去晕住了恶魔巫师....神牛被传说哥羊到...
传说哥又吹起了死灵龙....
潮汐的波浪..又一次砸到传说哥身上...
这一次...已经无关紧要了....
神牛被众人A死....
白虎的和火女清掉了死灵龙的小弟....
恶魔巫师晕到众神....
白虎向死灵龙落下的位置发出了一箭...
死灵龙落地的同时..被晕倒了....
火女紧接着分身....T...然后净化.........
死灵龙晕好之后开了梅肯......与白虎对A...
白虎黑血的时候..跳开了.....
死灵龙回到温泉感受了一下家的温暖...
又出来继续作战.....
外面的恶魔已经死掉了(我默默的推进).......潮汐也在往回跑....
众神跟上去...C...G....W...潮汐没死...众神A出去....
潮汐被晕到了...!!
好人品啊.......看来人品也是必须的....
潮汐的最后一丝血..居然是被众神活活A掉的...
潮汐到地后......屏幕上又显示...bixuge:必须的.....
传说哥呢...传说哥没操作了....
A掉了中路高地三个生产建筑后...
拿起秃鹫上的眼..开始插....
对面的人GG了.....没什么好想的....很干脆的GG了...
退出前我弱弱的问了一句:各位留个联系方式好么....?
chuan盟友:哥:世人只需要知道哥..不需要联系哥..哥只是个传说....
chuan离开了游戏..你可以控制他的单位..
高地上...只留下用眼插出来的"传说哥"三个字....
hebige盟友:何必呢...混个脸熟就行了.....
hebige离开了游戏..你可以控制他的单位....
bixuge盟友:必须混脸熟....
bixuge离开了游戏...你可以控制他的单位...
gebjs离开了游戏...你可以控制他的单位...他依然没有解释...
只留下我...带着一脸迷茫.....

传说哥其他解释

编辑
哥玩火枪,23死0杀。作为队友,你们不要惊讶,也不要激动。火枪能玩成这样也是一种艺术,我明白你们遇见艺术家的那种激动心情。江湖上流传着一个传说,那是关于传说哥的故事。我要告诉你们,那个传说是虚假的,也是肤浅的。它的虚假,在于它低估了火枪的能力;它的肤浅,在于它摆错了火枪的位置。真正的火枪,不在于战术上的秒人于一瞬,而在于战略上的威慑于永恒。所以,你们可以看到哥玩的火枪,经常将人点成了红血,但是并不杀了他。所以,哥的火枪从来没有升过大,而0杀的纪录也是这么诞生的。我要让他们知道,哥的火枪,就是一座移动的炮塔。它有超远的射程,任何敢于靠近的人,都将付出红血的代价!我要让他们看见火枪,马上绕道。这,就是火枪战略上的意义!而那23死,其实就像那天上的浮云一样,虚无缥缈。想当年,猴子一路超神杀上天宫,不也被如来手掌一翻压在了五指山下。可叹的是你们这些世俗之人永远也看不透这其中的奥妙,终日追求于超神的杀戮之中。而只有那些看透凡尘超凡出世之人才能领悟。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所以,并非哥想死,而是哥不死,谁死?每一局,总有些人要死,所以,就让这一切都由哥来承担吧。因为哥,已成佛。
传说哥的故事 传说哥的故事
唯一令哥感到欣慰的是,哥的付出,终于感化了队友。他们纷纷问候哥的家人,出于礼貌,哥客气的回敬了他们。哥很感慨,不是因为哥想感慨而感慨;哥付出,也不是因为哥想付出而付出。看着队友超神,哥会心的笑了。哥记得曾几何时,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某人在拿奖的时候,对台下的听众说:“你们觉得哥很阴巴(外国鸟语,翻译成中文就是IMBA的意思),其实是因为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哥听了很欣慰,像哥这样的巨人,是值得他那样谦虚的。虽然哥和他相距有半个多世纪,但是历史是不会埋没那些英雄的丰功伟绩的,所以哥一直和他惺惺相惜。所以,队友UG的超神,并非他想超神就能超神,而是因为他站在了一个巨人的肩膀上。至于那个巨人是谁,相信你们也知道,哥很低调,哥就不说了。
说到DOTA,不得不说装备。DOTA里公认的排行数一数二的几件神装,哥一直都有。而且出起来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如果你们不知道那传说中的几件神装是什么,那你们就纱布了。不过没关系,哥来打救你们。哥可以毫不犹豫的告诉你们,那几件神装就是:树枝,TP,眼,小鸡。这几件就是全世界DOTAER公认的神装,哥打完全场身上装的就是这几件东西。这些都是高手的出装,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出呢?
今日你们看帖,就说明跟哥有缘,哥可以告诉你们。你们可要听好了,哥只说一遍。DOTA,玩的是什么?西门庆说玩的是心跳,潘金莲说玩的是激情,王婆说玩的是配合。相信有很多人的答案是和他们一样的,但是这些淫娃荡妇皮条客之流所说的话,注定是错误的!历史已经有了公正的答案!
夫玩DOTA者,机动性、视野、属性也。当年吾与某人煮酒论英雄,某人曾问吾:“今天下大乱,群雄逐鹿中原,不知枪哥以为何人可称雄?”,吾答曰:“山间有巨魔,力敌千军气盖世,可称雄乎?”,对方连连摆手,道:“巨魔者,山野村夫。爆发有余,而机动不足,不足惧也”;吾又问:“幽涧幻影刺客,一爆千伤,可称雄乎?”,其听后抚须而笑道:“幽涧幻刺,爆发有余,而属性不足,跳梁小丑尔,不足道哉不足道哉!”;吾踱步而沉思,问道:“以君之见,今天下可称雄者,何人也?”其注视吾良久,方答道:“今天下可称雄者,唯枪哥与吾尔!” 适时刚好ZEUS放大,吾被雷一劈,菊花掉满一地。对方看吾惊雷,误以为吾胆小,这才逃过了一劫。
哥感慨他的慧眼识人,一眼就看出了哥身上的四件神装:TP、眼、树枝、小鸡。有了这四件神装,哥就兼具了机动性、视野、属性、和线上carry能力,所以他说哥与他并列称雄,这一点并不为过。然而,总有些凡夫俗子不能理解哥的用心良苦。
这次UG在自家下路打钱,哥很顺利的到达了他身边。在他身边,哥展开了教学。可惜啊,UG天生奴笨,并不能领悟哥的意图。UG:“火枪你不打钱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干嘛?”靠、教你走位啊,这都看不懂,哥心里很纳闷。算了,不可急功近利,毕竟像哥这样天赋异凛的人物在这世上还是少数,只能等待更好的机会再伺机教他了。就在哥百无聊赖的在一旁逗小J玩的时候,机会似乎来了。树林里一个钩子飞来,UG被屠夫钩了!随后传来一声“啊~flesh.meat~”的声音,哥急忙跑过去。机会啊~机会,UG你可不能那么快死啊~有先锋盾假腿的UG自然没那么快被杀,哥顺利到达了UG面前,开始表演哥完美的卡位操作。但是很可惜,哥虽然尽力卡位了,但UG还是被屠夫烧死了。盟友(幽鬼):“我草火枪,你过来挡我路干嘛!”
卡位啊……
哥第一次觉得很委屈,胸中升起一种怀才不遇的感觉。
古代有一个人,在写完了“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之后,果断投河了,那是王勃;古代的古代还有一个人,在写完“芳与泽其杂糅兮,唯昭质其犹未亏”之后,果断跳江了,那是屈原。历史已经向我们昭示了,怀才不遇是会死人的。但是哥不会去死,不是因为哥怕死才不去死,而是因为哥不想死才不去死。当然,这是个很深奥的哲学问题了。自然不是可以在这里讨论的范畴。现在哥首要考虑的问题,是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将哥的毕生所学教与UG,而且是在他一直躲避着我的情况下。
幽鬼(盟友):“我草火枪,你老跟着我干嘛,就不能让我安心的farm一会儿吗”
我:“……”。
这时队友沙王放话了:“火枪你去打野”。
好吧,打野就打野。高手有时候是需要隐忍的,锋芒毕露毕竟不是哥的本色。尽管哥身上的神装(树枝若干、TP、真眼、宠物小J一只)并不适合打野,但哥高风亮节,自然不会跟他们计较。走到野区,哥开始A那两只熊。在这里不得不说,火枪打野这是有技巧的,必须HIT&RUN,这是一种高深的边走位边攻击的技巧。当年蜘蛛流的始祖gostop用的就是这种技巧,但是在DOTA中,它要求更细腻。
就在哥围绕着两只小熊完美地展示神级HIT&RUN操作时,两只小熊也不停地转身对哥行注目礼,以致于哥绕进熊窝里而浑然不知。就在哥背朝树林面对着小熊爷俩的时候,哥惊讶的发现,被卡住了!NB啊,两野怪在哥的引导下利用树林对哥进行了“十字围杀”!
看到了吗…UG…这可是卡位的最高境界啊!
哥激动不已泪流满面,直到不久之后传来一声系统提示:LV10矮人狙击手被中立怪物杀死了,才将哥从激动的心情中拉回来。而队友显然也注意到刚才哥的壮举,纷纷打出了一排点。有时候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哥理解他们。
一般来说,打野被野怪杀死可以分为以下几种情况。一种是当事人可能在挑战极限,而不小心被极限给挑战了。一种是某些不可预测的外界干扰所引发的蝴蝶效应,比如说当事人正在挖鼻子导致无法操作鼠标。一种是当事人为了实现某种科学理论构想而以身犯想,比如说中世纪某个研究炸弹的疯子和哥。还有一种是懒得回程,索性将钱花光然后被野怪打死。所以说,并非每一个打野死亡的都是菜b。
而菜b的普遍特征一般是打野会被野怪打死,这似乎成为了所有DOTAER公认的准则。其实还有一种比打野被野怪杀死更加可怕的情况,那就是无知。君不见,红血巨魔全屏嘲讽:“血魔你个图b,老子打野你也看得见!”;君不见,小黑约定骷髅王一起放大;君不见,老树看见末日一口吃掉一个树人之后果断选择换路……看到他们,哥感到压力很大,自觉拯救天下苍生于纱布之中,任重而道远。可惜,他们不理解哥,所以哥才有了怀才不遇的感觉。正如前面哥所说,UG的超神,不是因为他想超神就能超神,而是因为他现在了哥的肩膀上。DOTA,离不开队友。哥23死,每一死都死得其所。天下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死。哥其实并不想,无奈身为火枪,他必须得死。说到这里,也许你们听得云里雾里,哥给你们说一个故事,你们听了之后就会明白。
哥以前跟队友开黑,那时还是一个AP横行的年代,哥玩火枪,哥也只玩火枪。团战伊始,队友说:“上啊!”于是哥果断地上了。紧接着,对方神牛F,火女一个T一个D一个G,哥果断悲剧了。在哥被他们一轮技能轮过之后,猥琐的队友们才纷纷出来大显神通。哥看着他们大杀四方,顿时泪流满面,哥在那时暗中发誓:哥,从今之后,决不当炮灰了,哥要比他们更猥琐。哥相信事在人为,只要自己下定决心做某件事情,那就断然没有不成功的道理。可是,哥再一次地错了。第二局很快开始了。AP模式,哥还是那个哥,正如火枪还是那个火枪。所不同的是,比起上一局,哥很猥琐。可是,比起那四个队友,哥还是惭愧地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不是哥不比他们猥琐,而是因为有些东西是天生就注定的,你逃不了。当你某一天,你选择火枪,于塔下,面对对方气势汹汹的千军万马,而你的队友———隐形刺客骷髅射手树精卫士赏金猎人,纷纷隐身藏匿起来,只留下你一个人孤零零地面对对方的千军万马的时候,你就能体会到哥当时的那种凄凉和无力的感觉。在那个秋风萧瑟的日子里,哥瞬间明白了:有些东西是命中注定的。该你来承担的,你永远也逃不了。
之后才有了哥的各种舍身取义,哥的火枪,不是四保一的那个一,而是一保四的那个一。所以哥的23死,恰恰证明了哥的价值。哥今天把它说出来,不是想来给那些超鬼的菜鸟正名,而是想向世人展现一种不为人知的DOTA现象。那是一种超越传说哥的存在。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假如有一个火枪,他帮你阻挡屠夫的毒气,以生命来换取骷髅王STUN的CD,这难道不值得你们为他喝彩吗?在DOTA的世界里,没有无缘无故的死,火枪的23死,恰恰说明了他挽救了23条命。
词条标签:
游戏角色